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

图片
2019年10月23日 星期三
当前位置:首页>>审计文苑

竹杖芒鞋轻胜马

发布时间:2019-08-09 13:29 作者:辛家贞 辛炎 编辑:州审计局

“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而遂晴,故作此词。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这是东坡先生的定风波。历史长河中出现过许许多多大放异彩的诗人学者,可我独爱苏轼。

我爱苏轼,爱他才华横溢、满腹经纶。他是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,二十岁便进士及第;他是北宋文坛领袖,文章辞藻瑰丽、语出惊人、纵横恣肆,诗词自成一派、豪放磅礴、收放自如。他有《题林西壁》中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这样对世间万物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的清晰认知;有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里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这样对西湖曼妙景色的生动婉约的描绘;也有《水调歌头》中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这样寓情于景、托物寄思的美好祝愿;还有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里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这样渴望报效国家的豪情壮志。

我爱苏轼,爱他刚正不阿、不卑不亢。王安石变法,他因为上书提出了反对、谈论新法的弊病,他的弟弟苏辙就被调离了京城,苏轼也不等被贬,最后自请离京;他来到了密州,当时正值自然灾害,他带领密州百姓抗蝗、抗旱、抗洪,最后让密州这座小城恢复了生机,他也在密州留下了流传千年的《江城子》、《水调歌头》;他因为“乌台诗案”被贬黄州,生活潦倒,食不果腹,但没有伤春悲秋,总是活在当下,他也是在这里留下了万世歌颂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和《赤壁赋》;当他再次来到杭州时,所面临的却是干涸的西湖,于是他带领民工全面疏浚西湖,开挖淤塞湖面的杂草和淤泥,拓宽水道,并把挖出来的淤泥筑成一条河堤,堤上修建六座石桥,西湖重焕生机,也为后世留下了“苏公堤”。

我爱苏轼,爱他安贫乐道、随遇而安。他爱吃,无论是在他事业的鼎盛时期,还是在他的人生低谷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嘴。他刚到黄州不久,就留下了《初来黄州》:“自笑平生为口忙,老来事业转荒唐。长江绕郭知鱼美,好竹连山觉笋香。逐客不妨员外置,诗人例作水曹郎。只惭无补丝毫事,尚费官家压酒囊。”,在他看来,虽然黄州地处偏僻,但却有鲜美的鲈鱼,新鲜的竹笋,还可以用官家的钱来买酒喝;六十二岁的时候,他被流放到他一生去过的最远的地方——海南儋州,换任何一个普通人,一生若是经历过这么多次的放逐都会失魂落魄、怨天尤人,可苏轼他不,“我本儋耳氏,寄生西蜀州。”他平静地接受了这一现状,没有放弃好好生活,他开办学堂、普及知识、发现美食,他把清苦的日子过得诗情画意,他喜好儋州的生蚝,曾给儿子修书一封:“东坡在海南,食蠔而美,贻书叔党曰:无令中朝士大夫知,恐争谋南徙,以分此味。”他安于在儋州的生活,却也心有不甘,但他的不甘并没有转化成怨念,而是将它变成了打趣和玩笑,他是真正将安贫乐道诠释践行地最好的人。

他满腹经纶,却报国无门;他命途多舛,却随遇而安;他历尽沧桑,却一笑置之。他让自己本该苟且的一生极尽辉煌和潇洒,他让自己的生命开出一朵永不凋败的花。
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责任编辑:州审计局